分类:成语大全 / 故事 / 作文 / 中国成语大全 / 看图猜成语 / 新华字典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小偷外传


2022-05-17 11:07:34 睡前故事



  我是一个小偷,很久以前,我还在学艺的时候,师傅就常常摇着头对我说:你这个人啊,虽然手法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心中始终怀有一丝怜悯,未得小偷精髓,如此是难以跻身名偷行列的。
  师傅的教诲我时刻记在心中,出师后也曾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绝情绝义之人,可是性格使然,多年后才发现自己不可能做到,但为时已晚。
  这一天,我在垃圾场看见一个孩子,他长得瘦瘦小小的,但手指修长,动作敏捷,是块做小偷的好材料。他灵活地跳来跳去,用手扒出一些有用的物品,像一只可怜的小猴子。
  于是我走上前去,递给他几个馒头,他接过去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对他说:跟我走吧,你可以过上好日子的。
  这孩子名叫小乐。小乐后来说,那天之前他已经在又脏又乱的垃圾堆里待了近一个月,我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毫无理由地相信我,相信我可以带他离开那样的生活。
  我并没有告诉小乐他将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也从来不提出疑问,只是每天听从我的安排进行训练。我当初的判断十分准确,小乐学得很快,只过了三个月就能够轻松地从沸水中取出颜色正确的玻璃球,迅速地从烧红的铁锅里挑出最圆的一颗石子,可以打开各种各样的锁,可以爬上各家各户的墙,而且由于长期的流浪生活,他跑起来快得连我都追不上。看到他身上这么好的潜质,我颇感欣慰,心想自己虽然成不了名偷,却可以成为名偷的师傅,那样的话自己这辈子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有时,小乐会坐在院子里,将身子埋进藤椅,望着天空发呆,或许是触动了一些心事,每到这时候他的眼角就会有眼泪悄然溢出,似乎是沉浸在痛苦的往事之中,他从来不说,我也不问。
  我经常不明白小乐整天在想些什么,他有时会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让我无从回答。比如他说:师傅,你说我们是不是老天爷手里的棋子,他想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想吃谁就吃谁?有时又会突然问:师傅,人是不是为了吃苦受难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或者是:人死了以后,会有魂魄存在吗?原来脑子里的想法都去哪里了?
  我无法告诉小乐他所希望的答案,我已经规划好他的人生。他会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小偷,或者成为民间流传的侠偷,然后人们在津津乐道的同时也会提起小乐的师傅为培养小乐而鞠躬尽瘁的我。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打算带小乐出去练手。为了循序渐进,我先把小乐带到集市上,告诉他:看到那边卖包子的了吗?你去那里拿两个包子回来。
  小乐顺从地点点头,转身走过去,忽地又跑了回来,一脸天真地对我说:师傅,您还没有给我钱啊。
  我一时语塞,心想自己的理论原则他一下子是接受不了的,于是就告诉他:我没有让你去买,是让你去拿,是不要钱的。
  小乐听完后,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再次转身走过去。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却什么也没有。我正要发问,他却一脸委屈地说开了:师傅,我过去找他要两个包子,他不但不给,还把我骂了一顿。
  听他这么一说,我差点气绝当场,这个笨蛋,跟了我这么多日子,怎么会连这个拿字都理解不了,看来必须要我亲自出面现场演示一下了。
  我说:你站在这里,看看我是怎么做的。
  我走到摊子前,一本正经地向老板问价钱,假装听不清楚而身体前倾,一只手在衣服的掩盖下迅速地将两个包子藏进袖子里,然后搭讪两句,若无其事地离开。虽然已经很久不做这样的小勾当,可我的动作还是异常熟练。我走到小乐面前,向他扬了扬手里的包子,说道:看到没?就是这样。
  小乐这下总算是开窍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指着我说:原来师傅是小
  小什么小,你个小孩子家懂什么,我这只是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拿走了一些东西而已,这就是我们的职业,知道不?我马上打断了他的话,气恼地敲了一下他的头,你仔细想想吧!
  或许是我那一敲起了作用,小乐真的想清楚了,结果就是从此他再也不参加训练了,理由是他不愿做小偷。无论我怎么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威逼利诱,他始终不肯改变心意,甚至用绝食来抵抗。
  我开始是气愤,然后是恼怒,再是无可奈何,到最后我想:还是算了吧,小乐既然不能接受我的想法,即使练成了,也不会有施展的地方,我又何必左右他的生活,强迫他做出我所希望的选择呢?只是我有时候还是不免要叹气:可惜了我的名师梦想
  小乐走了,一个月后,小乐在集市上摆了个摊子,凭着他学的撬门翻柜本领,替人修锁和开锁,每天都有不少的生意上门,俨然有了自己的事业。虽然这个结果与我的期望截然相反,我却颇感欣慰,毕竟,他还是走出了自己的路。
  自从小乐叛出师门后,我的生活一下子就空了起来,整天无所事事。看到小乐对我的职业这样抵触,我也愈发不愿出手了。可是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每天除了睡觉外就是漫无目的地到处走动,我不知道脚下的路会通向哪里,也不知道明天应该做些什么,我彻底地陷入这种苦闷的情绪中无法自拔。实在无聊了,我就会到小乐的摊子去和他聊天,我们的关系不像是师徒而更像是朋友。他每次都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做这一行了,我则会像个絮叨的老头子一样跟他讲我从前的一些事迹,像智盗明珠戏奸商、巧夺官印整贪官等。我都不记得是否讲得重复了,幸好小乐从来没有表现出厌烦的神色,使得我可以继续以这种方式活在自己的记忆里。
  有一次我讲道:大概是三年前吧,我在仓州,当时有个新官上任,我就去他家探探虚实。那天晚上我溜进他家里,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整整五千两银子!他一个刚到任的新官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肯定是赃款无疑了。仓州正好在闹旱灾,于是我将银子拿出来,连夜分到了灾民手里,我自己可是一分也没有拿。灾民们对我简直是感恩戴德,连呼菩萨转世。哈哈哈咦?小乐你怎么哭了?
  在我的对面,小乐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掉,他的声音颤抖着,问:师傅,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师傅骗你做什么。
  小乐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他弯下腰,将头埋在膝间哭泣。过了许久,小乐抬起头来,对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您说的那位仓州官员,是我的父亲,你冤枉他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愣住了。慢慢地,小乐告诉我:当初小乐的父亲刚在仓州上任,就遇到当地干旱,朝廷的赈灾款迟迟没有下来,于是小乐的父亲四处奔走说,发动募捐,最终筹集了五千两银子,准备派人去购粮再发放给灾民,没想到银子竟然不翼而飞。小乐的父亲痛不欲生,郁郁而终,不久,小乐的母亲也患病去世,剩下小乐孤苦无依地从仓州流浪到本地。
  听完小乐的叙述,我震惊了,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愿过那种不劳而获的生活了,我成了个手艺人,平常编些竹篮竹帽、器具杂耍的卖些,大家都夸我心灵手巧,没有知道曾经是个小偷